头部banner

母亲和鱼

出自: 2017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母亲从苏北老家赶来,今晚为她接风洗尘,晚饭吃鱼,吃鲶鱼。

  为什么买鲶鱼呢?按我之前的想法,是准备买鸦片鱼的,鸦片鱼肉质细腻,刺少且软,上锅蒸上七八分钟,浇上蒸鱼豉油,即可开吃,方便又有营养。当然还有一点私心在里面,儿子特别喜欢吃鸦片鱼。但母亲实在吃不下那种鱼的味道,过年回老家的时候,我买过一次,母亲说受不了这么大的腥气。的确,这种海鱼的腥气很重,但吃习惯后,反而倒觉得正是那种腥气方显鲜美。我再三问过母亲,不是因为这鱼贵才不吃的吧?得到母亲否定的回答,我才心里稍安。

  那这回不买鸦片鱼,买点母亲喜欢吃的鱼。我下午打电话问正坐车赶来的母亲想吃什么鱼,电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翠苑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